新闻中心
农村电商路有多宽
时间: 2019-04-19 16:18

  清明假期,正逢新茶上市,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从业农村电商3年多的刘磊忙着卖毛尖。店里聚集了七八个客人,他的淘宝店铺也不断有提示声。在离家两公里的山脚,刘磊的母亲和姐姐正带领当地贫困户采摘茶树上的嫩芽,送到茶厂经过多道工序制成茶叶,再通过淘宝店铺卖到全国各地。

  近年来,农村电商的发展一直受到各方关注,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与农村的互动也越来越多,农村电商在兴乡富民过程中扮演起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施数字乡村战略,深入推进“互联网+农业”,在政策扶持和各个电商平台的加持下,农村电商道路越走越宽。

  农村电商作为“互联网+”发展的重头戏,在助力农村地区发展、农业现代化和农民的脱贫致富等方面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农产品和农村消费市场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从顺丰优选布局冷链物流、联想构建全新农业产业生态圈,到阿里的“千县万村”计划、京东“千县燎原”计划、苏宁建设县级苏宁易购服务站计划,农村天地其实大有作为,农村消费市场的争夺也在各电商平台间暗潮涌动。3月30日,阿里巴巴淘宝宣布“村播计划”正式启动,将在100个县培育1000名月入过万的农民主播,用主播带货的形式助力农产品。

  4月6日,刘磊对《工人日报》记者说:“阿里打造‘村播’说明很重视农村电商市场,另外,阿里和拼多多等平台都在争抢农村消费流量。”刘磊认为,城市消费市场已经定局,而农村消费市场,无论是农产品走出去,还是商品走进农村,都有巨大的潜力。

  90后的高鑫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某银行工作,看到农村电商发展迅猛,他辞职回到老家商城县为自家艾叶加工厂开拓电商销售业务。“现在年轻人愿意回乡创业,把农特产品卖出去也很有成就感。”高鑫对记者说。

  近年来,商城县电子商务局对该县电商企业提供了多方支持,几家发展较快的企业都在农村电商专楼里开设了工作室和培训业务,为其他后起企业提供帮助。采访中,记者看到当地规模较大的“原耕垄上”正在打包发货,该企业负责人杨娟娟表示,经过两年的精心运营,农特产品年销售额达2000万元。

  农村电商扶贫,核心在于通过互联网技术帮助农货出山、出村,增加农民的收入。过去,农特产品即使放上电商平台也难找到买家,再加上物流滞后,农特产品走出去是举步维艰。随着农村电商的发展和电商平台的支持,各地特色馆在天猫、京东、苏宁等平台上线,拉动了农特产品的销售速度,带动了农村脱贫。

  2018年“双十一”,仅青海特色商品就卖了0.27亿元,增长了108%。2018年11月,拼多多CEO黄峥公开表示:“过去3年,拼多多平台已累计帮扶139,600户建档立卡扶贫家庭,产生超过21亿笔助农订单,累计销售109亿斤农产品。”

  清明假期期间,除了茶叶销售繁忙之外,刘磊店里的辛夷花、蒲公英、野生桑叶每天出货量也较大。据他介绍,自己回老家做农村电商以来每年销售200多万元,已经陆续带动了2000户贫困户脱贫,“货架上摆的土特产大部分是贫困户自发采摘收集送到我这里卖出去的。”刘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本子,记录着每天送特产来的贫困户送货数量和交付金额。

  高鑫的艾叶加工厂在当地开展了2000亩种植基地,发动当地百姓种植,近年来也带动了200余户贫困户脱贫。

  农村电商除了卖货功能强大,还利用大数据对农民种植作物提供了预判信息,避免出现“猪周期、蒜你狠、向前葱”等周期陷阱。就此问题,杨娟娟表示,企业通过建立农产品大数据平台,将为当地种植养殖提供因地制宜的方案,并且从2019年开始转型订单种植,既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又能稳定产品销量。

  尽管目前一些地区通过农村电商的发展逐渐脱贫,但仍有落后地区由于农村交通物流不便、缺乏专业人才、资金不足等原因,农产品上行仍然比例较低。在农村电商扶贫的道路上,每一个助跑脱贫的企业或个体都在探索成熟的扶贫理念和可持续的创新模式。一个共识是,农村电商扶贫必须从“输血”转为“造血”,打造农产品产业链以求可持续的“富民”模式。

  高鑫家的艾叶加工厂开办多年,但苦于没有完整产业链,仅能做基础加工。“湖北蕲春和河南南阳是两个著名的艾叶之乡,已经有完整的产业链和知名品牌。”高鑫拿起一个艾灸用的器具向记者介绍,类似产品在蕲春和南阳都有制造销售,“我们这里产业不完善,即使有资源也不能很好地利用,还得努力。”

  记者查询资料看到,2018年,河南省南阳市艾草种植面积超过20万亩,产量占全国的80%以上,加工、经营企业1029家,完善产业链带动企业开发艾草健康产品5大系列3800多个品种,远销“一带一路”沿线多亿元,成为当地的扶贫大产业。

  除了完善产业链,强化农产品地理标志和商标保护,也是农村电商发展制胜的决定因素之一。“最近我们在探讨,说起特产,我们县首先能拿出手的是什么。”商城县原耕垄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产品运营的楚铭杨向记者介绍,由于当地处于鄂豫皖三省交界,农特产品地理标志不够明显,县里和企业在探索和打造当地“爆款”特产。刘磊则在3年多农村电商摸爬滚打中认识到商标的重要性,他一边给茶叶称重,一边提醒客人注意水杯上印着的茶叶品牌。刘磊认为,农村电商要开始注重品牌保护,有了品牌和流通标识才可以打开更广的销售渠道,能为农村脱贫贡献更多力量。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