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电商平台乱价?多家药企“封杀”药师帮
时间: 2019-04-26 10:12

  记者注意到,药企与药师帮的纠纷早已有之。启信宝数据显示,自2017年至2019年期间,广州速道涉及10起开庭公告,其中9例案由为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

  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原告陕西紫光辰济药业有限公司与被告广州速道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原告举证“紫光辰济”“关键痛”商标为原告公司产品,药师帮挂网价均低于零售价,属于低价销售等事项,主张药师帮承担网络侵权责任。

  不过,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并称“药师帮”网站运营服务商,为网站的注册商户提供网络服务,本身并不销售药品,亦不发布药品信息,更对原告提出的多家药店销售其药品的定价行为并无审查之义务。

  药企与医药电商平台的供货风波愈演愈烈,但是在这场斗争中,医药电商平台并非没有支持者。

  商务部《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药品零售药店门店总数为45.37万家,其中连锁企业下辖门店总数22.92万家,单体药店总数为22.45万家。可以看出,医药B2B第三方平台面对的客户数量并不少。

  四川宜宾某单体药店负责人方盛(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道:“线上平台我们都在使用,这些平台有很多品种价格优惠,总体品种也较单个医药公司多很多。终端药店还是非常欢迎第三方平台的出现。存在即合理。这是趋势。各医药公司由于线上平台拼价,纷纷不惜做个别品种限量亏损促销以吸引终端药店。总而言之,我们欢迎第三方平台。”

  “个别商品价格比出厂价低,是医药公司限量特价促销以吸引终端药店的一种销售手段。但公司每单都有最低价格起步,如500元起发、800元包邮等,往往个别几个品种限量是达不到500元或800元的,需增补其他品种(也许是医药公司盈利品种)以弥补个别特价商品的损失。相对单个医药公司,第三方平台往往品种较多、价格优惠。”方盛说道。

  方盛认为,药企的反击行为出于药企的利益来讲可以理解,但是行为欠妥,药企可以控制货源渠道,既然流通于市场,那么应该由市场定价,还得看监管单位的指导意见。毕竟终端与消费者是希望价格更低、得到更多实惠的。

  对于药企质疑药师帮等平台产品多数处于近效期的说法,方盛说道:“我认为应该是个别公司囤货行为或者是进货量未控制好导致滞销,因为药品价格连年上涨,有效期较长,有些是三年甚至五年,今年进的货囤起来,明年价格涨了再卖,更有利于提升医药商业公司的竞争力。”

  对于此次大量药企终止其商品在药师帮等平台的销售事件,方盛也坦言,确实不利于药企价格统一,导致市场紊乱。“药品低价销售会让消费者受益,但不利于药企的是价格无法统一,导致某些销售单位不愿经营此类品种,因为卖一盒砸一次自己招牌,代理商的拿货价比终端零售价还高,谁愿意继续代理?”方盛说道。

  曾在某医药B2B第三方平台负责公司整体运营、产品、采购等工作的袁帆(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的医药B2B第三方平台还存在着三个问题:第一,主要靠投资来做支撑,驱动规模的增长,并且以价格的促销和折扣为主要的手段;第二,平台都以价格战的方式来获取客户,大部分的利润都到了业务员和终端药店的手上;第三,第三方平台在运营过程中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营利模式和营利点。所以想先把量做起来,以后再考虑营利模式的问题。但现实问题是,量起来了,营利模式仍然没有想明白。

  袁帆指出:“药企从来没有将电商平台作为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如果有的话,那就不会采取公开声明的方式来终止供货了,现在二者相当于撕破脸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处在多事之秋的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混改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详情]

 
返回